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
约翰福音 6:52-69

人们有时会因为错误地理解了代名词而产生误解和笑话;代名词就如“你”“我”“他”“这个”“那个”“哪个”等等。一天,一位刚刚学了点儿英美文学的少年人走进一家书店,问售货员说“你有莎士比亚的书吗?”售货员说“当然,哪一个?” 那位少年人回答说“威廉。威廉 . 莎士比亚。”售货员简短的回答和提问,问的是“你想要哪一个莎士比亚的名著,”而不是问“哪一个名叫莎士比亚的人。”还有一个笑话说,一个男人打电话给当地的医院,非常紧急地大声喊着说“救命啊,请帮帮忙。苏珊娜快要生产了。”护士回答说“冷静下来。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吗?”那男人回答说“不是,这里是她的丈夫。”这个误解在于,那个男人以为护士在问,这是谁打来的电话,而护士问的则是苏珊娜快要生的是不是第一个孩子。这两个笑话都是因为对代名词的不同理解而引发误解的,误解的关键在于听者从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已经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假设。第一个笑话是那位少年人很骄傲地以为很少有人知道威廉莎士比亚;没想到,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莎士比亚是谁,根本不用再问了。第二个笑话是那位男人生怕人家不会帮助他,所以,他一心想要强调自己是苏珊娜的丈夫;而实际上护士这时关心的是苏珊娜的身体,而不是打电话的人。有没有生过孩子是医生需要的一个重要信息。所以在日常谈话和读书的时候,有时要特别注意那些看上去不起眼儿的代名词,这些代名词代替的是谁非常重要。必须从上下文,从说话人的角度考虑才能正确地理解别人的意思。

今天的福音经文有一个令人困惑的、似乎矛盾的地方。一开始,主耶稣一再说他是生命的粮,我们应当吃他的肉,甚至说“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然而到后面,耶稣又说道“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无益的原文是无用,没有帮助的意思。一方面,耶稣说,吃他的肉是如此的重要;另一方面,耶稣说,肉体是无益的。肉体到底有用还是没有用呢?回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注意那小小的代名词,要注意是“谁的肉”。主耶稣确实说“肉体是无益的,”但却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罪身肉体是无益的,而主耶稣的肉却大有益处。在圣经中,肉或肉体的希腊文都是σὰρξ,却有不同的意思及用法;必须通过上下文才能正确地理解。有时是指人有罪的肉体,老旧人老亚当身上犯罪的本能;有时则只是指人的身体。比如,在创世纪第二章,神创造女人的时候取下亚当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亚当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这里的肉是指人还没有犯罪以前的身体。但当今天经文中耶稣说“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时候,他是指人的罪身肉体。为什么我们这么肯定呢?因为,主耶稣说这句话时候的上下文是,连耶稣的门徒们都像犹太人一样无法理解耶稣的话,就是无法理解耶稣说的,他是生命的粮,我们必须吃他喝他才有生命的道理。他的门徒中甚至有不信的,也有许多人退去离开“不再和他同行。”为什么呢?因为人的肉体是死在罪恶过犯之中的,根本无法看到,更无法理解属灵的事情。所以,主耶稣说“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这里的灵是指上帝的灵,是指圣灵。只有圣灵进入我们心中,感动我们,我们才能理解属灵的事情;才能称主耶稣为主,成为上帝的儿女。作为基督徒我们依靠的是圣灵才能“治死身体的恶行。”没有圣灵的肉体只有恶行与败坏。这些败坏与恶行甚至影响到人类的语言。当今社会有个语言危机,就是男的“他”和女的“她”被混淆。对于做了手术变性人来说,你是用男的“他”,还是用女的“她”呢?用中性的“它”又容易把这个人同动物植物混淆起来。罪恶肉体因为违抗上帝,也就违反了上帝的创造,进而也污染上帝赋予人特有的语言。从刚才的两个笑话中,我们也看到人是多么容易理解错别人的意思啊。我们在日常的生活中,无论是家庭吵架也好,还是工作上的争论也好;不也是常常以自我为中心,常常没有从别人的角度和立场去考虑问题,而造成误解吗?“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

但是,当主耶稣说“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的时候,他是在说谁的肉呢?当然是他自己的肉。这里“我的”这个小小的代名词,使肉和血发生了本质的变化。首先,这里的肉是指无罪的肉身;耶稣的肉身不仅是无罪的肉身,而且是上帝的肉身。因为主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是上帝的话语。他就是道(上帝的话语)成了肉身。他的肉与一般人的肉不同之处在于,他的肉身与他的神性紧密联合在一起的,是不可分割的。犹太人和门徒们因主耶稣的话而厌弃跌倒,离开他,是因为他们以为主耶稣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最多是先知;所以他们以为主耶稣要他们“吃人”呢。但主耶稣不是普通的人,是道成肉身的上帝的儿子。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对他们说“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怎麽样呢?”主耶稣的肉身将从死里复活,他的肉不会腐朽;他的身体将升到天上;不是上升到物质的天空,而是回到天父上帝那里;从而有上帝的能力与权柄。耶稣的肉是上帝的肉;耶稣的肉充满教会,也充满万有。所以,主耶稣的肉与肉体不同。谁的肉?这是这段经文至关重要的问题。只有正确地理解并回答这个问题,才不会误解耶稣所说的“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这句话而离弃他。
这是谁的肉?等一会儿当我们领圣餐的时候,你领受的是什么?主耶稣在被出卖,将要被钉十字架的那天晚上,拿着饼和酒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舍的。这是我的宝血为你流出,使罪得赦。”你吃到嘴里的饼和酒不只是饼和酒;而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你舍去的身体,为你流出的宝血。我们的理智无法理解,我们的肉体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为什么这饼这酒会是耶稣的肉和血呢?确实,人的肉体对理解此事毫无帮助,全无益处。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说“叫人活著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然后他接着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主耶稣的话就是上帝的话,就是灵。当主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和宝血,使你罪得赦免”时;这句话就是灵,这肉就赐给我们生命。当我们凭信心吃耶稣的肉,喝耶稣血的时候;就是将耶稣吃进到我们里面;不只是进入肚腹里面,也是进入我们的心里,进入我们的生命生活之中;使我们得到主耶稣赦罪的恩典和复活的生命。
这是谁的身体,这是谁的肉和血?人罪恶的肉体无法接受耶稣基督的身体和宝血,对属灵的事全无益处,毫无帮助。只有当圣灵感动我们的时候,我们才能明白耶稣的话语,才能知道耶稣基督是谁,才能知道我们吃的是谁的肉。这就是为什么当他的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的时候;耶稣就对那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西门彼得回答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已经信了,又知道你是神的圣者。」我们跟从的是上帝的圣者;我们吃的喝的是上帝的血肉;因为,耶稣有永生的道,他的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