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

证道经文:路加福音 15:1-3,11-32

我叫西门。我是今天路加福音第十五章中的大儿子。自从那位从拿撒勒来的名叫耶稣的拉比讲了这个故事,并把它写进圣经后,世世代代世界各地的人都能读到;这使我很难堪,无脸见人。长期以来,当人们,特别是那些牧师诋毁我的名声把我当成坏榜样时;我紧咬牙关,矜持不语。我已经忍无可忍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今天我要说说我的故事。你们也应当听一听我是怎么说的。

当我弟弟(就是二儿子)来我父亲面前对他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的时候,我简直是惊呆了。他不可以做这种事的;在我的那个时代,这是大逆不道,没有人敢这样做的。这好像是对我父亲说“我希望你快点死掉,我好得到属于我的遗产家业。”这是一个人说的话吗?这种人不配做儿子,不配在这个家呆着,根本没有廉耻,根本不值得被信任。但这不算完,更令人震惊的是,我父亲还真的就把产业分给他了;好像这个无赖和他的愿望比全家的经济健康还重要,更不要说我家的名誉了。他们根本不考虑我的想法。我家出这么大的事,出这样一个败家子儿,我根本无脸见村里的人和我的朋友。嗐,不过,又能怎样呢?父亲接受了他不可思议的无理要求。过了不多几日,他把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其实,在他还在家中的时候,就有许多关于他丑闻的传说,我很讨厌他。你从他如何对待我父亲就能知道我没有撒谎,你应该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更令人恶心的是,后来有消息从远方传回来说,他在那边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把我们辛苦挣来的钱用来嫖妓,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我不止从一个人那里听到这样的说法,不可能全是假的吧。你也许把他叫做“浪子,”我却叫他“混蛋、恶棍;”他根本不再是我的弟兄,是猪一样的外邦人。

当他在外面任意放荡,浪费资财的时候,我却在家里辛辛苦苦地工作。我要做很多事情,特别是,我不仅要做我自己必须做的苦差事,还要做他该做的事。总要有人给他擦屁股,做他留下来的事情吧。我真不是吹牛,我做得相当好,甚至可能可以说,我是杰出的榜样。父亲叫我做什么,我就去做了;二话不说,因为他的话就是我的律法。实际上,自从那个混蛋弃我们而去后,我忠心服事我父亲,从来没有违背过他的命令。那天,我还像往常一样在田里辛苦劳作一天后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离家不远,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问是怎么回事。当我听说,我父亲是因为我的弟弟回来而宰牛杀羊庆祝时,我真是大吃一惊,全身都在颤抖;我不仅仅是生气,我更是恶心。我根本不可能进去一起参加庆祝。父亲庆祝那个混蛋回来,简直是岂有此理。庆祝什么?庆祝一个流氓,无赖;一个毁坏我们家庭的恶棍?即便允许他回来的话,也应当悄悄地叫他回来,让他做那些奴隶应当做的最卑贱的工作。即使不让他赔偿对我们的伤害的话,也至少等到他能赢得我们的信任之后,我们才能接纳他。他必须接受教训;他必须将功补过,以自己的行动赢得家人的善待与恩典。他需要的不是宽容的慈父,而是严厉的审判官。否则就太不公平了。另外,谁能保证他不会重蹈覆辙,不再一次伤害我们一家呢?我们已经有前车之鉴了啊。我才不会那样没有原则地跟着一起去庆祝,对这个恶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说到庆祝,为什么不庆祝一下我的顺服,我的忠心,我的好行为呢?嗯?也给大家一个榜样嘛。至少也该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同我一起辛苦工作的朋友一同快乐一下。这难道太过分吗?我们为我们自己的成就庆贺一下难道太过分吗?然而不是的,一切却不是这样。在我遭到忽视,应得的没有得到的时候;我父亲却在举行所谓庆祝“死而复活、失而又得”之弟兄的筵席。呸,哪有这样便宜的事。想有一个新的生命生活,需要自己打拼,要凭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来。

人们叫我“假冒为善”的人,“法利赛人,”“自我为义,”“自我清高”我不在乎;我只请你站在我的角度,听一听我的故事。他离家而走,我却留下来了;他嫖娼放荡,我却一直在工作;他羞辱我父亲,我却尊重他;他悖逆,我却服从。你们评评理,谁才是真正的儿子呢?……

 

刚才我是用大儿子的口气讲述他的故事。你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呢?这个故事在你心里是不是产生共鸣了呢?如果是的话,我以上帝的慈悲与怜悯劝你认罪悔改。为什么呢?因为天父上帝像这位父亲依然深爱着大儿子一样,祂依然深爱着你,祂依然在盼望你回家。现在是大儿子在弃绝这个家,弃绝他的父亲;而父亲对他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大儿子真的像他自己感觉得那样好吗?虽然大儿子表面上没有离家出走,但他为了自己的清高,本已经来到家门口儿了,却坚决拒绝回家,不肯进去;他的心早已同他的朋友一起远走高飞了。我们能说他没有离家出走吗?虽然他表面上没有嫖妓放荡而是一直在工作,但他心里对他弟弟是如此的忌恨,以至于他真后悔自己一直傻乎乎地工作,没有享受到二儿子的那种淫乱放荡,他心里总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我们能说他心里没有犯罪吗?他虽然表面上尊重他的父亲,但从刚才我们听到他的怨言中,知道他心里充满对父亲的怨恨和对他慈爱怜悯的鄙视。我们能说他尊重他父亲了吗?虽然他过去可能律法主义、机械地服从父亲的命令;但是我们从欢迎二儿子这件事上可以看到,他可以完全不理睬父亲的命令。父亲吩咐全家人包括家中的仆人都来赴宴庆祝,他却不参加。当他父亲如此耐心、爱心地出来劝他进家门的时候;他死都不肯进去。你能说他是服从他父亲的吗?现在,想想你自己的家庭和你所处的世界,自我为义给多少家庭和社会到来不必要的灾难啊!在家里,只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好好沟通一下,谅解饶恕对方就没事儿了;但却因为自己的脸面,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结果闹得鸡飞狗跳。社会与国家也是一样,什么这个主义,那个主义。主义就是我是义的,是正确的,你是不义的,是错误的;结果造成要么自己民族之间兄弟自相残杀,要么国与国之间打起仗来,尸横遍野,生灵涂炭。更严重的是,圣经说,我们自己的义在上帝面前是烂衣服;不仅无法被圣洁的上帝接受,而且还会影响我们接受上帝的义,就是耶稣基督和他的十字架。当我们拒绝上帝的义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在拒绝上帝慈爱、怜悯的邀请。

感谢主,然而今天,像这位父亲一样,上帝慈爱的双臂向我们每一个人敞开,耐心地等待我们回家。他接纳我们,也希望我们接纳别人,就像希望大儿子接纳二儿子一样。因为天父已经宰杀了赎罪的羔羊,他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来饶恕我们,欢迎我们回家。他要我们回家一同庆祝复活的新生命,和天上的基业;就像父亲对大儿子说的『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