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
证道经文:马太福音 5:20–37,罗马书 3:20–31
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什么是胜过法利赛人的义?”这个问题一定很重要;因为主耶稣说“你们的义若不胜於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通常人们把义理解为道德方面的正确。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要显明自己有理,是对的,是义的。说某人是义人,是说某人是好人。人们理解圣经中的义是按照上帝的律法行事,在上帝面前无可指责。那么,什么是胜过法利赛人的义?乍看起来我们很容易做到。毕竟文士和法利赛人不是那些敌对耶稣的人吗?不是那些迫害主的教会的人吗?主耶稣不是骂他们假冒伪善吗?你也许觉得,我们只要不逼迫教会,不像法利赛人那样做事虚假,我们的义就会超过法利赛人了。所以,该骂人就骂人,该打人就打人,该淫乱就淫乱,该怜悯人的时候也不怜悯人;当有人提醒我们的时候,我们会说,“这是我的性格”或说“我身处的社会环境就这样,大家都这样。我至少没有假冒伪善。”然而,对于第一批跟从主耶稣的人,就是那些亲耳听到耶稣登山宝训的人来说,他们知道这绝不是主耶稣的意思;但到底是什么,他们刚开始听主耶稣讲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听完感觉是,第一是不安,恐惧害怕;第二是疑惑,引出很多问题。
为什么会有不安呢?因为他们知道,文士和法利赛人是当时社会上最好的人,是公认的义人。他们是那些道德标准高尚,行为无可指责的人。你试想一下你心目中那些公义、正直,道德品行值得你敬仰的人。如果现代中国没有的话,想想过去古代的圣人,或西方的圣贤哲人,那些在腐败的社会和文化中出污泥而不染的人,有高尚宗教情操和精神境界的人。文士和法利赛人就类似那样的人,而且他们的道德是从上帝律法的标准而来的。所以,当人们听到主耶稣说“你们的义若不胜於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的时候,他们感到达不到这个标准。你呢?
紧接着的这一大段经文,其实主耶稣就是在解释什么是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主耶稣解释的是律法的实质和天国的标准。请你用这些标准诚实地对照一下自己。主耶稣说,“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凡骂弟兄是拉加的,难免公会的审断;凡骂弟兄是魔利的,难免地狱的火。”不要以为,你没有杀人放火,你就没有犯十诫中『不可杀人』这一条。你心里如果怀恨弟兄姐妹,向别人动怒,或藐视别人,辱骂别人,在上帝眼里就是犯了杀人罪。“拉加”是唾弃别人无赖、饭桶的意思;“魔利”是傻瓜、笨蛋的意思。你有没有恨别人,认为别人是傻瓜、饭桶呢?接着下面,“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间,就是旧约时期以色列人敬拜上帝,并求上帝赦免饶恕的时间。圣坛是圣洁的地方,不容人玷污;同时也是上帝饶恕人的地方,赦免一切相信基督宝血的人。所以,紧接下来主耶稣所说的“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来献礼物”的做法,就是我们在主日敬拜,特别是在领圣餐之前,鼓励弟兄姐妹握手问安的原因。弟兄姐妹要在主内和好。我们从上帝那里得到饶恕,同时我们也要彼此饶恕。耶稣在这里,也在别的地方警告我们,心里不愿意饶恕人,不与人和解的,必要受到最终的审判。你有没有心里不饶恕别人呢?对于奸淫罪也是一样。耶稣继续说到“你们听见有话说:『不可奸淫。』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他犯奸淫了。”这个罪恐怕在如今的时代比主耶稣的时代更为普遍;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休妻的问题就是离婚的问题。若不是因为淫乱的缘故,人是不可以离婚的。如今离婚很普遍,但并不等于在上帝眼里是对的。这只能说明,现代社会的道德标准越来越低。起誓的问题其实反映出来的是人性的骄傲,觉得自己什么都对,什么都能做到。然而耶稣说“你不可能使一根头发变黑或者变白。”还是谦卑实在一点,“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於那恶者。”你有没有诅咒发誓过呢?其实这并没有完。主耶稣说完这些以后,还说道“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要爱你们的仇敌。”“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然后又说“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施舍的事要行在暗中;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不要忧虑;”“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等等。这些是超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是对人心的要求,而不只是表面的道德规范;是发自内心对上帝的敬虔和信心,对别人的慷慨、怜悯与饶恕。这么高标准的义会不会使你感到不安呢?
好,这是第一点:关于不安。第二,为什么那些亲耳听到耶稣登山宝训的人又会疑惑呢?这是因为,他们也确实听到主耶稣指责法利赛人,把他们明显地当作不能进天国的人。相反耶稣却常与那些税吏和罪人吃饭。使徒马太自己就是个税吏。当时的税吏名声很坏,为自己巧取豪夺。马太也不例外。他在马太福音书中还提到许多明显是罪人,却从上下文中能看到,他们却成了正面人物,甚至被称为是义人。比如:耶稣的家谱中提到喇合是个妓女;占领军的百夫长,迦南地的妇人;一个税吏和法利赛人同时在圣殿祷告,那个税吏却被称为义;彼拉多的妻子等等。这些明显的罪人为什么却成为义人了呢?如果用是否遵行了律法或道德规范的要求作为衡量义人的标准的话,那么确实有点儿说不通。这是他们的困惑。所以看样子,主耶稣所说的“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虽跟人伦道德有关,但却远远超出了道德规范要求的范畴。所以现在,关于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如果按照律法的精义和上帝的道德规范标准的话,不仅法利赛人无法达到,我们自己更是无法达到;那么谁还能进天国呢?第二,好像不义的罪人反倒被称为义人,这个义一定是超越了道德的范围。那么,这个超越道德范畴的义到底是什么呢?
上周马可牧师提到两种义解决了这个难题。其实,马可牧师是根据马丁路德写的一篇著名论文,其题目就是《两种义》。他在文章中说“基督徒有两种义,就像人的罪有两种一样。第一种是异己的或外在的,从外面加给我们的义。这是基督的义;就是祂通过信心称我们为义……第二种是我们专属的或固有的义;虽然被叫做专属的义但并不是因为我们单独做出来的义……是第一种义就是异己外在的义的果实。”用刚才的话说,我们按照律法的精义,虔诚、慷慨、怜悯和饶恕的原则而行的义是第二种义。那超越道德的范畴,称不义的罪人为义人的义为第一种义。这第一种义不是一种“行为标准,”而是“上帝的礼物;”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就像今天罗马书经文中所说的“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这在律法之外加给我们的就是耶稣基督和他十字架上成就的义,就是福音。耶稣基督本来就是义的,就是无罪的。当祂在约旦河受施洗约翰的洗的时候,祂说,祂要“尽诸般的义。”这诸般的义体现在“天忽然为他开了”天父的声音确定祂爱子的身份;体现在耶稣“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在祂的十字架上,马太福音给我们很多线索表明耶稣是义的。彼拉多的妻子称耶稣为义人,叫彼拉多释放祂;百夫长看到耶稣钉十字架所发生一切后说「这真是神的儿子了!」义的代替不义的成为罪,解决了不义的问题。耶稣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才真正是“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
什么是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一方面是道德方面的完美,按照上帝律法的精义无可指责。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出于信心,对待上帝敬虔爱戴,对待别人慷慨、怜悯,饶恕;不断活出耶稣基督的义,就是第二种义是第一种义的果实。但另一方面,除了耶稣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完美,无可指责的义。不过你既不用害怕,也不必疑惑;因为真正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是耶稣基督和他的十字架。当我们信而受洗进入耶稣基的时候;当我们通过主的话语和圣餐生活在耶稣基督里,并以信心紧紧抓住耶稣基督和祂的十字架的时候;你的义就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