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预苦期第二主日

证道经文:约翰福音  3:1-17,罗马书 4:1–8,13–17

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一个多月前创造论科学家Ken Ham 和进化论科学家 Bill Nye之间,举行了一场关于创造论和进化论之间的辩论。要想判定这场辩论的输赢还真挺难,因为这完全取决于你喜欢谁,也就是说你自己的信仰。面对同样的考古证据,创造论科学家有一种解释方法,进化论科学家却有另一种解释方法。但有一件事大家都同意,就是Ken Ham 特别强调可观测科学与历史性科学的区别。他同时指出,那些所谓的“主流科学家”在历史性科学方面完全被无神论的自然主义影响了。什么是自然主义呢?自然主义就是相信自然。他们的假设就是大自然在过去,现在和将来总是存在,总是在那里。他们相信在自然世界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存在,也就是说,自然是自己存在,并且永远存在,就是自有永有。听起来很耳熟,对不对?圣经说,我们所相信的上帝,耶和华的名就是自有永有的意思,因为祂才是自己存在而且永远存在。所以说,自然主义就是用大自然取代上帝的位置。

相反,Ken Ham坦率毫不隐瞒地承认他也有科学上的假设,就是在大自然存在以先上帝就存在。在创造宇宙万物时,只有祂在那里;所以只有他自己可以作见证。顺便说一下,我们总会支持年轻地球理论。但是无论持有任何关于地球年龄的理论,有一件事对相信圣经是上帝话语的基督徒来说是肯定的,那就是上帝是从无变为有创造了一切。祂用大能通过祂的智慧和话语,创造了天地。今天的书信经文罗马书第四章中使徒保罗说“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这也是我们所信的上帝。

我们所信的上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根本,彻底,对我们的思维有革命性的挑战;祂已经做的,正在做的,和将来能够做的事超出我们的所思所想,使我们无法理解。这就是为什么当主耶稣告诉尼哥底母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更不能进上帝的国的时候;他真是一头雾水,百思不解。“你说什么?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这个问题让我想起另一个在基督教信仰小问答中关于洗礼的一个问题“水怎能成就这么大的事呢?”提这样问题的人把理智和自然主义的假设当成理所当然的事了,完全排除了超自然的可能性。不过,小问答是这样回答的“当然不只是水,而是上帝的话语在水里与水联合,连同这份信靠上帝在水中话语的信心,作成这事。”能力出于上帝的道;因为“上帝说有,就有,命立,就立。”上帝的道就这么大有能力;因为,我们所信的上帝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使死的人活过来,从虚空虚无中创造出一切,正是祂在创造万物和完成救赎我们的工作,包括实现新天新地时所做的。

既然人们以罪性无法接受这位彻底的,大有能力的上帝;于是他们更喜欢所谓“进化,进步”的想法,甚至把这种想法用到神学上(道德主义就是典型的例子只是今天没有时间发挥)。他们宣称证据支持他们的说法,但是事实却根本不是这样。支持创造论的证据比比皆是,就看你怎样解释这些证据。不信不是证据的问题而是意志的问题。实际上,有许多最基本问题进化论无法解释,比如:大自然无论是以物质的形式还是以能量的形式,包括时间是怎样出现的,他们无法回答。与此同时,创造论科学家从圣经的角度对同样的证据所提供的各样解释,进化论者根本不愿意听。原因是他们不愿意承认,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不需要上帝的假设。”如罗马书中保罗说的“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

这里在约翰福音第三章中的尼哥底母就是典型的这样子的人,代表所有处在黑暗中的人。他是一位犹太人的教师,你会觉得他应当是敬拜上帝的人;但是他的神学思想是那样的属于这个世界,他的思维方式是那样的自然主义,以至于他无法想像上帝在重生中的超自然的大能。星期三晚上敬拜时我们谈到,其实当时太多的人看到主耶稣行神迹,就是上帝在耶稣基督里大能的证据。尼哥底母也不例外。他夜里来见耶稣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所以说,证据不是问题。问题是在本质上他当时仍是一个不信的罪人。像所有其他的犹太人一样,他所相信的上帝仍然是一个自然主义的属世界的上帝,一个能够将以色列人从罗马统治下解救出来的上帝。他们不相信一个有超自然的力量,能从水和圣灵生出在耶稣基督里新生命的上帝。

我们也可能像尼哥底母一样,眼睛看到的只是自然的逻辑和属世的目标;虽然生活在充满上帝大能的证据和恩典之中,属灵的眼睛却是瞎的,没有信心和盼望,无法看到上帝的大能和天国。但是,主耶稣实际上在上帝创造和生命的大能这方面与旧约完全一致,因为上帝能使死的人能活过来,从虚空虚无中创造出一切。这就是他们的祖先亚伯拉罕和他的妻子撒拉,在年老无子而接受上帝应许时所相信的上帝;这就是人们看到上帝创造宇宙万物后,应该得到的结论。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说“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

我们前面说过,上帝是以祂大有能力的话语来进行创造的工作,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我想按照主耶稣的方法,用地上的事给大家举个例子。在上神学院之前我是搞电脑工作的,知道一些电脑工作的原理。从硬件来说,电脑只是由一些‘零’和‘一’的字节组成。但是当人们赋予这些‘零’和‘一’的字节以指令的意义时,机器语言就产生了。在八十年代时,我就用过Z80的机器码编过外围接口程序。在机器码的基础上,人们开始有像C, C++, 和 Java这样的高级编程语言。它们就是有词汇,有语句的语言。软件工程师用智慧通过话语编写出程序来。他们指示电脑如何思想,如何说话,如何显示,有什么样的行为。当电脑插上电源立时就活起来了,可以解决你的数学难题,可以对你说话,可以控制机器人工作。如果人都可以通过话语和智慧创造出丰富多彩的电脑和自动化的世界,那么为什么上帝不能用祂的话语和大能创造出宇宙万物呢?我不知道人是怎么想的。

耶稣基督就是这个有创造力的话语,祂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翰福音第一章中说到“万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著他造的。”成了肉身的上帝的道,为把我们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而死在十字架上。然而祂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救赎的上帝就是创造的上帝,使死人复活的上帝就是使无变为有的上帝。如今,耶稣基督依然在祂的话语,洗礼和圣餐里中,以祂慈爱和大能与我们同在,赐给我们复活的生命。耶稣基督就是“我们所信的,也是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上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