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

证道经文:以西结书 33:7-20,路加福音 Luke 13:1-9

一百年前的1912年四月十四号,捷克飞利浦和哈罗德布赖德是泰坦尼克号的无线电报务员。其实他们收到过从别的船只发来的关于冰山的警告;这些电报警告说,这个地区有许多的冰块和冰山。不过这些警告信息只被传到上层甲板,不知为什么史密斯船长从没收到这些信息。泰坦尼克当时在莱斯角无线电发射塔的发射范围之内,飞利浦正忙于发送几百封乘客的电报。此时,在不远处的另一只船上(这只船名叫加利福尼亚号),西里尔埃文斯是船上唯一的报务员,也在忙着发电报。当时的电报系统并不发达,埃文斯的信号干扰了飞利浦的信号。所以,虽然埃文斯向他发出了冰山的警告,但飞利浦却想叫埃文斯停止发电报;于是他用简短而无礼的语言说“闭嘴,闭嘴,我在忙,我在使用莱斯角。”不幸的是,埃文斯还真照着他的话做了。他把电报机一关,上床睡觉去了。十分钟后,泰坦尼克号撞在一个巨大的冰山上。加利福尼亚号离泰坦尼克号只有一小时的距离,她完全可以拯救泰坦尼克号上所有的乘客。但自从埃文斯关掉电报机后,加利福尼亚号再也无法收到从泰坦尼克号发来的求救信号了。  无视警告将有致命的后果。

先知以西结是上帝在以色列家的守望人。守望人就是夜里看守一个建筑物、城市或船只,当看见危险来临的时候赶紧发出警告的人。今天旧约经文一开始上帝对以西结说,“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所以,一个上帝的守望人就是按照上帝的话语,主的道来警戒罪人。但是以西结面临的问题是所有先知和牧师所面临的问题,那就是人们不一定听他的。人们可以选择不理睬他的警告。警告的信息可以左耳进,右耳出;我们的耳朵和头脑可以收到信息,但我们心灵的船长可能从来没有受到警告。当我读到以西结和其他先知书的时候,我很同情那些先知;因为,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与左右为难的境地。想一想,如果我向你传达类似的警告,你会作何反应呢?假如我对你说『恶人哪,你必要死!』你会不会扇我一记耳光,然后愤愤地离开呢?或者今天,就是现在我站在这里,发出一些警告;你会不会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根本不理睬我说的话呢?也许更糟,你会不会像飞利浦一样,用简短粗暴的语言从心里对我说“闭嘴,闭嘴,我很忙。”

是的,我承认你很忙,但在忙什么呢?飞利浦由于忙于发送积压的客户电报结果忽视了冰山的警告。你是不是在忙于发财致富和罪恶的生活呢?会不会显示出那种“别来烦我”的态度,对上帝说“我很忙,这是我个人生活,不关你的事。”更重要的是,上帝的子民远离上帝,执意要走自己罪恶道路的原因是自以为义;好像我们比上帝知道的更多,比上帝更公义。你也许谴责上帝说『你的道不公平。』美国本是基督教立国的国家,却一直想离开上帝,走自己罪恶的道路。这样,就有许多人抱怨上帝的道不公平。一种支持同性恋的观点就认为,圣经说同性恋是罪并且不接受同性恋婚姻,对他们来说这是不公平的。支持堕胎的人也有类似的观点。他们会说“妇女没有权利选择和控制自己的身体是不公平的。”可是,今天旧约经文的后面,主对以西结说“你本国的子民还说:『主的道不公平。』其实他们的道不公平。”所以是我们的道不公平,并不是上帝的道不公平。为什么呢?因为上帝听到了在母亲肚子里无辜婴孩痛苦的哭喊。最新医学告诉我们,未出生的婴孩确实能感受到疼痛。另外,上帝还看到了放荡不羁的性泛滥。随处可见的性暗示、电视互联网上的黄色影像和各种(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性罪恶,导致传统家庭的崩溃。

这一切首先是从上帝的子民悖逆上帝开始的。在政治压力下,越来越多的基督徒甚至一些牧师害怕在公开的场合承认,主耶稣是唯一的道路。他们很害怕承认主耶稣是唯一的真神,好像是在说,承认主耶稣是唯一的真神是对其它的神,其它的宗教不公平的。你也许以为我是在说别的什么人或别的教会的基督徒。不是的,我是在说你,你和你,也有我,是我们所有的人。这是另一个假冒为善,自我为义的特点,就是我们总是喜欢找别人的错,却看不到自己的罪。我们总是自己为自己开脱辩解。主耶稣在今天的福音经文中对这种想法发出警告。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搀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耶稣,他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他们更有罪。当西罗亚楼倒塌,压死十八个人后;他们以为这十八个人比他们更有罪。主耶稣纠正他们的想法对他们说“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但是,感谢上帝的恩典,祂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与诚实。祂在耐心地给我们更多的时间悔改。这就是为什么上帝对先知以西结说“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对天父上帝说『主啊,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围掘开土,加上粪;以后若结果子便罢,不然再把他砍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上帝给我们悔改的机会,并用祂的话语喂养我们。悔改就是回转、转身转向完全不同的方向。我们转向哪里?以信心转向上帝,转向耶稣基督。这与你努力的大小无关,是方向问题。这就像你开车,如果车的方向错的话,你开得越快,车离你的目的地就会越远。真正的悔改承认自己正开向死亡的悬崖,必须掉头往上帝那里开。我们是需要悔改的果子,但悔改的果子应从信心的树上结出来;这信心应根植在耶稣基督身上,紧紧地连接在祂罪得饶恕和复活的新生命上。

作为一个被呼召被按立的圣保罗路德会的守望人;我请问你,是什么原因使你不听警告呢?发乘客电报的繁忙中和自莱斯角的背景噪音,使飞利浦感觉不到冰山警告的重要性。同样地,物质和罪恶生活的繁忙,这个世界的背景噪音,使我们完全失去警觉,以至于我们灵魂的船长根本没有受到警告。另外,如果你已经得到警告又是什么原因使你不能以信心转向上帝呢?那很可能是我们自以为义,也可能是我们今生的思虑和我们的老肉体,也可能只是我们的固执与骄傲。

我曾经讲过另一个关于船的故事,不过我想再讲一次。这个故事发表在海军学院的杂志上。在一次军事演习中,一艘战舰的信号员在雾蒙蒙的黑夜里看见一丝亮光。他告诉了船长。船长根据光的坐标判断,很有可能他的船会同另一艘船相撞。于是他命令信号员“向那只船发信号说:我们在相撞的轨道上,建议你转二十度角改变方向。”然而,他收到的回答信号是“建议你,转二十度角改变方向。”这个船长发信号说“我是船长。转二十度角改变方向。”他接的回答是“我是二等兵水手。你最好转二十度角改变方向。”这时,这位船长大怒。他毫不客气地发信号命令到“我是大型战舰。转二十度角改变方向。”他收到的回答是“我是灯塔。要不要改变方向,你自己决定吧。”    上帝是永不改变的灯塔。虽然,传达信息的可能只是不起眼儿的二等兵;但我们最好听从警告,改变方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