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复活期第三主日

证道经文:使徒行传 2:14a, 36–42,路加福音 24:13–35,彼得前书 1:17–25

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我们当怎样行?”或者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我们该怎么办呢?”这是人们在生活中遇到问题时常常问的话。这些问题是可能小到生活中看上去简单的问题如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在哪里上班,在哪儿住;也可以大到关乎生命的复杂难题。就像今天的使徒行传经文中,众人听到彼得讲道后,觉得扎心,就问他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呢?」实际上,他们在问“我们当怎样做才能得救呢?”因为他们听彼得说,他们凭宗教和政治的狂热钉死的拿撒勒人耶稣已经复活了;上帝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但无论我们面临怎样的问题,我们问“我们当怎样行”的时候,“我们”都是主语。这个问话背后多多少少有个假设,就是我们做什么,如何作,做得怎么样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关键性作用的话,也一定至少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换句话说,我们很看重人所作的一切。今天,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当我们问这话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了上帝和祂所作的一切。也许有人会说“牧师,你说得太夸张了。不就是一句很普通的问话吗?有那么严重吗?”是的,如果我们这样问只是表明我们在寻求对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比如:这道题怎么做,这个项目怎么进行,税表怎么填等等,问题没那么严重。不过,当我们面临生活和生命挑战的时候,可能就不太一样了。我举些例子供大家思考。

就拿生活问题来说。当我们工作学习遇到困难的时候,或者在哪儿上班,在哪儿住不尽人意的时候;我们会问“我该怎么办呢?”这时这个问题可能伴随着我们的担忧,烦躁,甚至害怕。另外,现代人很有健康意识,非常讲究吃什么,喝什么,应该怎样吃,应该怎样喝。一旦有人发现使人长命百岁的秘方,就会赶紧在报纸,在Facebook或在微信什么的跟大家分享。请不要误解我,我在这里并不是反对大家注意身体健康,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只是有时候,我们会把饮食看得如此重要,以至于如果我们少吃了点什么,或多吃了点什么;就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天都快塌下来似的;造成自己心情不爽,甚至愤怒,与人产生矛盾。耶稣在登山宝训中提醒我们说“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麽,喝什麽;为身体忧虑穿什麽。”祂还说“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又说“你们要先求上帝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主耶稣是在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上帝和祂丰丰富富赐给我们的一切。上帝是万福的源泉,祂才是生命的主。主耶稣在一个比喻中警告我们追求今生今世的生活,而忘记生命之主的危险。这个比喻是这样的。有一个财主因为田产丰盛;自己心里思想说『我的出产没有地方收藏,我该怎么办呢?』(注意:他实际就在问今天的问题“我应当怎样行?”)于是他说『我要这麽办:要把我的仓房拆了,另盖更大的,在那里好收藏我一切的粮食和财物,然後要对我的灵魂说「灵魂哪,你有许多财物积存,可作多年的费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吃喝快乐吧!』这不正是生动地描述出现代许多人的励志计划和奋斗的理想吗?他只想到自己的财产,自己的奋斗与享乐,根本没有想到上帝。结果怎样呢?上帝却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谁呢?』主耶稣最后说“ 凡为自己积财,在神面前却不富足的,也是这样。”那么,你呢?

看到自己远离上帝,必死的命运后,人们很自然就会问,我该怎样行才能得救得永生呢?其实,到目前为止,聪明人一定能猜到,“牧师一定会说,这是个错误的问题。”因为它有个错误的假设,那就是人得救一定是靠人做什么;相信人或多或少有能力,有愿望做上帝所喜悦的事情。你猜的不错,这确实是错误的问题。但“阳光底下无新事。”这个错误的问题自古以来一直被人提出来。教会刚成立的时候,人群这样问彼得和门徒们。中世纪的欧洲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问这错误问题。如今人们不也问同样的问题吗?我相信,你或多或少也问过这样的问题。其实,最早就有人问耶稣这个问题了。马太和马可福音都记载,一天有个人跑到耶稣面前,跪下来问祂说「良善的夫子,我当做什麽事才可以承受永生呢?」主耶稣回答他,人都有罪,没有人是良善的;然后提到上帝律法的要求。当那人大言不惭地打断耶稣的话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的时候;“耶稣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主耶稣一下子戳到他的痛处,叫他看到自己是多么的爱财。没有人能做到律法的精意,无法做到全心全意全力地爱上帝并爱人如己。耶稣是要让他看到,人根本无法通过做什么承受永生。因为永生是上帝的恩赐。人为什么会问这错误的问题呢?因为人忘记了上帝和祂的作为。这就是为什么,当门徒问耶稣「这样谁才能得救呢?」耶稣说「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上帝凡事都能。」生命来自上帝的恩典和祂的大能。

“我们当怎样行呢?”今天的使徒行传中,问这话的人就是前不久钉耶稣十字架的人群中的一部份人。他们根据人的意思,因为宗教的狂热和政治原因,杀害了人类救主,无辜圣洁的基督。历史上,从逼迫主耶稣开始到现在,那些压制迫害福音,攻击传上帝慈爱之教会的人往往是道德主义者和律法主义者;比如: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徒。另外,许多残酷的战争与邪恶也往往是出于披着道德或宗教外衣的人,甚至有人打着基督的名义;比如:十字军东征,太平天国运动等。他们口口声声要达到某种美好的目的与理想,但带给人类的却是灾难。其实,有时人的意志不那么强倒还好,人的意志越强,可能就越邪恶。“人定胜天”时,灾难就要来了。

所以“我们当怎样行才能得救呢?”问彼得这个问题的人,这时已经感到自己的罪,觉得扎心。这问题也是使徒行传后面,那个狱卒问保罗和西拉的问题。当时,狱卒已经认识自己必死的命运,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保罗和西拉面前。我们看看在这两处,使徒们是怎样回答这个问题的。很明显,使徒们没有说,你应当做些什么什么好事,改掉什么什么毛病;或你应当先经受什么考验,或你先好好祷告,祈求上帝,看上帝是否真正愿意饶恕你。没有,彼得和保罗都没有这样说。使徒保罗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然后当狱卒和他的全家听了主的道后,连老带小马上都受了洗。我们再看彼得是怎样回答的呢?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圣经中“悔改”就是回转,离弃罪恶,转向上帝的意思。然后“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免。”所以,认罪悔改,信主耶稣基督而受洗,就会使我们罪得赦免,就必得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一定坚持说“我们做什么才能得救”的话;那么使徒们只好回答说“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你也许会说,这么容易。真的吗?其实,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说容易,是因为救恩完全是上帝的恩典和祂的工作,所以我们只要被动地接受这奇妙的恩典就得到了。说难,是因为人很难谦卑下来,很难降服在上帝的怜悯之下,更不愿承认自己根本无法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救恩。我们得救完全因为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出的宝血,祂的死和复活;就连接受救恩的信心都是上帝的恩赐。

“我们当怎样行,怎么办呢?”我们问这话的时候,可能忘记了上帝和祂的作为。“我们当怎样行才能得救呢?”我们问这话的时更是这样。我们忘记了上帝的恩典和耶稣基督十字架的工作。不是我们将要做什么才能使我们得救,而是上帝在耶稣基督里已经为我们所成就的一切使我们得救。有人一定会问,那么,基督徒还要不要有好行为呢?得救之人是上帝的儿女,儿女做天父所喜悦的事情本是理所当然的。基督徒当然要有好行为。但是,得救不是依靠好行为。基督徒的生活是在上帝恩典中成长的生活。有圣灵通过主的道和主的身体与宝血喂养扶持我们,坚固我们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心,使之结出新生命的果实来。彼得继续说“你们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另外今天的经文最后说,信徒受洗之后,“他们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 ”使徒传讲的主耶稣死和复活的福音就是主的道,正像彼得前书说的“福音就是这道。”擘饼就是圣餐,就是主耶稣的圣体与宝血。基督徒们生活在上帝的这些恩典之下,彼此交接,彼此相爱,祈祷,一起过信心的生活和传福音的生活。这些就是我们应当做的。

“我们当怎样行?”你可能有不同的答案。但是,当我们想到上帝,想到上帝的义,想到上帝在耶稣基督里对我们的恩典时;我们就会得到正确的答案了。

 

Comments are closed.